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商家的故事

2020年09月15日 15:52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后,海量商家陆续进驻,商家们也在和租客惠合作后有了不少体会。

01热干面再香,抵不过租客惠的券香

我们两兄弟从15年到深圳就开始经营这家热干面店铺,初来乍到的没什么名气,生意惨淡。我俩就凭那股热血和韧劲坚持了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回头客,但是始终打不开更大的市场。

我们在租客网上租的房子,刚好看到租客网推出了租客惠版块,又不收我们的入驻费用,我们就赶紧加入了。之后就有不少附近的人群看到租客惠上的推荐领了优惠券过来,我们的热干面也被更多人尝到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收入很稳定。我们会不忘初心,把一碗碗热干面做好,把一天天日子过好,挣够了钱回老家盖房子。

——租客惠商家,热干面小铺许氏兄弟

 

02这杯咖啡是我安逸的中年况味

我曾经是深圳的一名程序员,也曾在无数个日夜里拼命挥洒过汗水,租住在温馨的小公寓里,向着未知的前程奔跑。所幸的是,专业不错的我,通过程序员的工作攒了不少钱。但是年岁渐长,身体也渐渐疲倦,我开始寻求另一种安逸的生活方式。

但是深圳这座城市太吸引我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所以我用身上的积蓄开了这家咖啡馆。从坐在办公室里喝纸杯咖啡,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冲咖啡。但是由于我的直男思维,不懂经营的门道,一开始的生意没什么起色,每日的进账连店租都维持不了。这时我想到了入驻租客惠,果然,不久以后,周围写字楼的白领等人群开始由租客惠关注到我的咖啡馆,我的店铺生意变的有声有色。看着每日的进账流水,我感受到了稳稳的幸福。

——租客惠商家,咖啡馆店主李先生

 

03只有渣男才健身?

有着创业梦想的我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了这家健身房,我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来健身房办卡的寥寥无几,散出去雪花般的单页却很少有顾客愿意进店看看。网络上关于“健身即渣男”的热议不断,我的健身房却冷冷清清。

后来想到了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店铺的曝光率,经过多方权衡,我选择了入驻租客惠,不会收取我的入驻费用,平台给予我店铺的曝光机会也多,引流效果很不错。健身需求还是有的嘿嘿,之前是我缺乏有效的宣传途径,相信我的健身房会越做越好。

——租客惠商家,健身房店主甘先生

 

04老地方,好地方

在深圳读的大学,在校时对烧烤情有独钟,所以毕业后,我庸碌了两年就打起了开烧烤店的主意。于是我把店铺开在了我租住的小区附近,不远处也有个商区,我相信这里的客流量应该还不错,就自信满满的干了起来。

我家烧烤的味道是真不错,价格也实惠,所以还是有不少我苦心拉来的回头客照顾我的生意,但是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客人,与我设想的火爆场景相差甚远。这些情况在我入驻租客惠之后就发生了扭转,有许多顾客在浏览租客惠时发现了我这家“宝藏店铺”,拿着优惠券纷纷过来消费。扫桌上的租客惠二维码付款,也省了许多顾客排队结账的烦恼。而且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真真正正把我这家烧烤的“老地方”变成了“好地方”。

——租客惠商家,烧烤店主二丫

 

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为租客网的广大租客和用户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祝愿所有入驻商家和平台租客悦享品质生活。


相关推荐

难题与要求双向驱使下,打造满意租房感受十分重要

据相关数据分析,现阶段在我国大约有1.6亿人租房子定居,占城镇居住人口的21%。这之中以新就业的在校大学生和外地人流动人口为关键人群。从长期性要求看来,在我国房客人群偏低龄化。大家都知道,“巨额保证金”、“巨额介绍费”,“带看费”等各种各样花费,一直是压迫在许多房客身上的大石头,可绝大多数楼盘都把握在房产中介公司手上,不通过中介公司租房子非常难寻找适合的房屋,即便租用体验感较弱,花费也较高,许多房客依然会根据第三方中介公司来开展租用。传统式租房买卖中,服务项目长期性缺少,也慢慢暴露出服务水平差、诈骗、二次收费、信息内容虚报等难题,传统式中介公司服务平台在服务项目参加全过程中确保不足。这种难题很容易刺激顾客寻找新的租房感受。在难题与要求双向驱使下,怎样打造出令人满意的租房感受十分重要。而租客网更是由于看到了这种困扰,因此即刻采取一定的有效措施,处理众多房客在租房子全过程中遭遇的难题。租客网争取在租用上打造出完美消費感受的服务平台,在处理销售市场“虚假信息”等困扰的基本上,明确提出了“单侧收费标准”。说白了的租客网“单侧收费标准”便是房主与房客达到买卖后,租客网服务平台只扣除房主单方的花费,不扣除房客一切花费,从看楼到搬入,除去房租以外,房客不用付款一切花费!作为中国第一个在房产租赁中明确提出“单侧收费标准”定义的服务平台,租客网毫无疑问是为一部分“二次收费”的中介公司及服务平台作出了榜样。无论是房产中介还是租赁平台,全是当做房主与房客中间的信息内容联接者,根据信息内容配对达到买卖后,从彼此得到一部分花费,也就是大伙儿常说的“介绍费”。而租客网这一胆大的试验,针对全体人员房客而言也是一个缓解租房子压力的好机会!从巨额介绍费及多种花费,到租客网“单侧收费标准”,租客网已经转型成全部租用绿色生态,其关键是确保房客有着全步骤高质量的租房子感受。要想完成精确配对,只靠中介公司的能量难以达到,务必借助网络平台的互联网大数据体制。而作为互联网技术房客唯一纯正平台网站的租客网,在“单侧收费标准”、“信用体系”、“房客安全性”等有关服务平台作用的支撑点下,看起来更具有优点!能够预料的是,在租用制造行业有着最普遍受众人群的租客网终将变成我国IT行业的新独角兽,为全部房客送去更方便快捷、性价比高的租用感受!

2020年09月03日 11:21

房子租不出去,降低租金能否解决问题?租客网给你答案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7月15日 10:20

上海家化一季度净利同比降近五成 董事长张东方辞职 来源: 新京报网 发表于 23小时前

同日,上海家化宣布了董事长张东方辞职的消息。对于辞职,公司表示系张东方个人原因。新京报讯(记者张泽炎)4月22日,上海家化(600315)发布2020年一季度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上海家化营收、净利双降,其中归属净利润下降48.89%。具体来看,上海家化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16.65亿元,同比降低14.80%;归属净利润为1.19亿元,同比下降48.89%;扣非净利润为1.30亿元,同比下滑19.0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40亿元,同比增长27.38%。从产品品类看,个人护理类产品对营收做出了极大贡献。今年一季度,个人护理类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2.68亿元,美容护肤和家居护理类产品分别实现营收3.32亿元和6297.8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上述三类产品的平均售价均降低。其中,个人护理类产品的平均售价同比降低2.28%至9.54元/支,美容护肤类产品的平均售价同比降低11.41%至21.51元/支,家居护理类产品平均售价同比降低1.86%至9.70元/支。上海家化的颓势已经持续较长时间。2016年,上海家化的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90.23%至2.01亿元,随后公司试图突破瓶颈,但去年该公司归属净利润仅为5.57亿,远不如2012年,目前这只老牌日化公司的市值还不如珀莱雅、丸美股份等后起之秀。同日,上海家化宣布了董事长张东方辞职的消息。现年58岁的张东方于2016年11月临危受命,开始担任上海家化的董事长,对于辞职,公司表示系张东方个人原因。在张东方任职的2017年至2019年期间,上海家化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90亿、5.40亿和5.57亿,同比增长93.95%、38.63%和3.09%,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31亿、4.57亿和3.80亿,同比增速为61.69%、37.82%和-16.91%。上海家化表示,张东方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同时申请自2020年5月5日起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总经理以及下属控股企业、参股企业的相关职务,辞任后将担任公司首席顾问。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张东方递交的董事长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时生效。上海家化表示,张东方的辞职未导致公司董事会低于法定最低人数要求,不会影响董事会的正常运作。鉴于新任董事长的选举工作尚需经过相应的法定程序,根据有关规定,经2020年4月22日下午公司七届九次董事会审议通过,经公司董事共同推举,在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前,推选公司董事孟森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公司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新任董事长的选举工作。张东方在任期间,上海家化被中国平安纳入囊中。2011年11月,平安斥资50亿元从上海国资委手中买下上海家化大股东上海家化集团的100%的股份,此后内斗不断。2017年12月,家化集团以38元/股收购上海家化1.35亿股,合计51.18亿元,占公司总股本的20%。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家化集团及其关联方最多合并持有上海家化52.02%的股份,取得绝对控制权。而孟森现任平安人寿总经理助理。Choice数据显示,孟森于2018年11月进入上海家化担任董事,曾任平安集团投资管理中心资产负债管理部总经理兼平安人寿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平安人寿投资管理中心负责人等。新京报记者张泽炎编辑赵泽校对李世辉

2020年04月23日 16:50